天珞景城

【六七水仙】温度(一发完)

♣我一个人吃安利怎么够

♣论,忘打标签的痛

♣他的剑是冷的,他的心是冷的,他的血液也…………

♣我太棒了!是不是!



  小岛的景色很漂亮。

  偶尔伍六七也会在夜晚坐在桥边,手里转着剪子任由脑袋空白一片,偶尔幻想一下自己的过去会不会是个绝世人物。

  今晚的星空很美,繁星点缀着夜空一眨一眨,涛声伴着晚风在耳边响起带着几丝温柔。

  寒光乍现。

  伍六七当机立断收起剪子跳起来一阵白活:“谁?我告诉你不要招惹我哦!我可是很厉害的喔!”说着还妆模作样的比划几下,嘴里发出“嘿,嚯,哈”的声音。

  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一身深色衣服完美的融入夜色,扣起的帽子遮住了脸,只余下几缕发丝随风飘扬。

  看不清脸挺像一个刺客的。伍六七这么想着,手中的架势却是没停。

  “……喂?喂喂?在没在听啊喂喂?”

  对面的人一动不动好像一座雕塑,手里握着的刀带着几分莫名的熟悉。

  “……”还是没人应答。

  “得,有本事你就别动啊,我看你能站到什么时候,”伍六七放下架势,重新坐下来,还是没改掉自己给人家起外号的毛病,“站着别动喔!小蒙面!”

  晚风习习,喧闹的小岛分外宁静,波涛声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个重新转起了剪子思考人生,另一个终于迈开步子,走到伍六七身后一语不发。

  “得得得,你就站着别动,我看你能站到什么时候。”

  伍六七扑通一下摊在桥上,望着漫天繁星,慢慢闭上眼睛。

  身后的人终于动了,迈开步子贴近伍六七。被斗篷遮挡住的脸看不清表情,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是看着伍六七的。

  有螃蟹慢慢爬上岸,发出沙沙的声音,慢慢爬向伍六七的手边。

  却被另一只手拍走。

  也许是动作略大,伍六七的手被不可控制的触碰到。一触即离,却带着莫名的感觉。很快,伍六七的手被重新握住,不肯放手。


  “阿七?阿七!醒醒啦!”鸡大保看着摊在桥上睡得香甜的人,扬起打算把人拍醒的手愣是没舍得下去。无奈之下,只能摇摇他的身子,就着清晨的涛声一遍遍叫着。实在叫不醒,鸡大保只能叫小飞机带来他的被子,盖在伍六七身上。

  伍六七醒来的时候,就是被硬生生热醒的。自己身上盖着自己天天裹着的被子,昨天的人已经不见了。

  “人呢?”伍六七左右张望两下,跳下桥头。

  算啦算啦,找不到就找不到啦!

  

  伍六七又在夜晚坐在桥头思考人生了。

  这一次他没有回头,哪怕能感受到背后那个人还是盯着自己。

  可能因为做了刺客,每天多多少少总是带着一点点戒心。很奇怪,这个人在的时候,伍六七总能够放下戒心,摊在桥上睡得昏天暗地。鸡大保早晨过来叫自己的时候,虽然知道自己应该起来回发廊担任自己高级发型师的工作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继续闭上眼睛,找回那种睡得毫无戒心的感觉。

  然后被鸡大保盖住的被子热醒。

  “过来坐坐?”伍六七拍拍自己旁边的位子,一副大方的样子。没想到的是,他还真的坐过来了。

  “……”

  这就尴尬了。

  “……喂,你到底是谁啊?”

  “……”

  “算啦算啦,”伍六七“啪”的一声将自己拍在桥上,迅速闭眼,“你就负责给我守夜吧!”

  伍六七是谁?心眼子多如牛毛的刺客。闭上了眼睛意识还清醒着,很快感受到自己被拥入一个冰冷的怀抱,好像被一块冰裹住。

  靠我是怎么在这个冰块的怀抱里睡得这么香的?!

  恭喜,伍六七的重点彻底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伍六七的意识再次陷入黑暗。


  “你放开我。”

  “……”

  “哎呀我又不跑,你看我还天天……被你……搂……咳恩。”

  “………………”

  伍六七每天都会来这里坐坐,总能看见这个将自己隐匿在黑暗中的人。久而久之,伍六七也干脆放弃,爱咋咋反正我就窝你怀里睡觉了。

  时间久了,人家干脆把伍六七搂怀里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看着伍六七。某种程度上说来,算得上是个人生赢家。

  “喂你不冷吗?”

  伍六七伸出爪子,伸进对方的帽子里,如料想般摸到了细腻冰冷的皮肤。

  对方摇摇头。皮肤在手上摩擦,带起了点温暖的感觉。

  “算啦,”伍六七拽过了自己拿来的被子,将两个人裹住,“睡觉啦睡觉啦。”

  怀里的人呼吸慢慢变得均匀,裹着被子被紧紧抱住。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冷,全身都是一样的温度,带着煞气。但是这个人很温暖,哪怕是让自己惊奇的存在。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未来,忘记了过去,不知道前路,每天就这样带着温度走在阳光下。

  想紧紧握住的温度。


————end—————

  


评论(15)
热度(208)
【天宫珞景沧音城,生魂轮转九婴梦】

放假就开始浪
尽情浪
© 天珞景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