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珞景城

【双叶】遥遥无期

#大概是个虐的

#一发完

#ooc



一叶之秋,叶秋。



很多人都认为斗神之名是用他自己的名字命名的。



不过,也的确如此。



叶秋。



叶家双子,天才之名。



没人会怀疑,叶家未来将在两个孩子的手下成就新的辉煌。



可事实便是如此。



长子叶修离家出走,次子叶秋被当做唯一继承人全权培养。



那个总跟在兄长身后的孩子仿若一夕之间长大,举手投足间不经意的慵懒结合了不知道谁的影子。



看见他,没有人不会想起那个很能闯祸却偏偏让人无可奈何的叶修。



——没有了叶修,才会有人想起叶家还有一个叶秋。



叶秋接手叶家,开始不计损失支持电竞。



那个人的脚步,从未停止。



他能做的,只有等待。





嘉世。



夜凉,圆月将周围的天幕照得一片苍白,更加明显了缝隙中的黑暗。



叶修拉起窗帘,拖着已经站得酸疼的双腿重重的将自己摔在床上。



嘉世的神话被打破,叶秋无所谓那些诋毁的言语,可是他没办法忍受的是那个人明明心上扎满了针却还是笑的轻挑的样子。



他比任何人都要细腻。



天边已经泛白,叶秋深深呼出一口气,颓然的松开拳头。



紧握了一个晚上的双手顷刻间冰凉刺骨。



他想将他抱在怀里,就抱一下,用自己的温度紧紧抱住他。



无论多久都好,只要能等到他下来。



可最后他们连面都没有见到。



仅仅一个轮廓,就将他认出来——叶秋不知道自己是该兴奋还是该痛苦。



无论他们分开多久,他永远能够看到自己。



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走过来?



叶秋缓缓蹲下,将自己胸上仅存的温度紧紧抱住。



“……叶先生,我们……该走了。”



太阳跃出地平面,火红的色彩不知是谁的血浸染了半片天空。



叶秋站起身,踉跄着走回了车里。



无论黑暗如何,太阳升起之刻,他就是叶秋。



这是他们之间,仅剩的约定。



可能他唯一不知道的是,是一个为了继承家业,不惜将孪生兄长逼走的叶秋。



窗帘未拉紧的缝隙中,燃烧了半夜的红色光点依旧明明灭灭。





听说,叶秋收回了对电竞的全部支持,尤其是暗中大力支持的嘉世。



在叶秋这个圈子里,真正关心电竞的没有几个。因为那些大忙人根本没有时间会关心这些与他们是娱乐而言的存在,知道荣耀职业的存在,也是因为他们都把这当成了叶秋的“爱好”。



就是因为叶秋的撤资,才会让人知道,嘉世有个叶秋,现在,已经离开嘉世了。



嘉世的叶秋是谁,已经十分清楚了。



因为知道的时间问题和先入为主的概念,在这些人看来,是他放弃了支持,逼走了自己的兄长。



在得知兄长的存在后,不惜放弃自己的爱好将其置于绝境。



在感叹叶秋的狠辣之时,也在暗自庆幸自己于叶秋,于叶家,没有矛盾存在,更不足以成为威胁。



何其讽刺。



忙碌了几天的叶秋挂掉了嘉世的电话,推开了大门。



迎接他的,是母亲几乎崩溃的巴掌和父亲多年未见的家法。



“跪下!”



叶秋依言跪下,背脊挺得笔直。



哥,你到底为什么要走?






此刻的叶秋希望,今天晚上的时光可以慢点,再慢点,再慢点。



兄长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带着令人悸动的温度。



有多久……没有这么近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声了呢?



有多久……没有到听到他无奈却又令人沉醉的声音了呢?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已经“醉了”。



如果自己是在醉了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做一些……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了呢?



叶秋的指尖颤动了几下,却连伸出手拥抱的勇气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就这样,也挺好。



叶秋的嘴角挂起略带苦涩的笑,轻轻地蹭了蹭男人带着淡淡的烟味的身体。



深夜,叶秋轻轻地爬起来,坐到叶修的身边。



“哥……叶修……修。”



纤长的指尖抚上男人苍白细腻的脸颊,轻柔的仿佛在抚摸一朵娇嫩的花朵。



“过年好。”



叶秋吻上男人的发梢,喃喃着。



“以后,我们也在一起吧。”



绝不分开。





我叫王天宇,是叶秋叶先生的随身助理。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觉得那不是一个人。



仿佛他的身子里,藏着另一个人。



每年,叶先生都要到嘉世的楼下,一站就是好几天。



因为叶先生,我才开始了解到电竞,荣耀,以及,斗神。



很神奇,斗神一叶之秋的操纵者也叫叶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是叶先生的孪生哥哥。



一个人的思念太过沉重,还要死死背负着逐日增加的,更加深刻痛苦的等待。



这样下去,叶先生迟早会崩溃。



我悄悄收集了很多叶先生哥哥的信息,其实说是很多也只有最基本的一点。



叶修是叶家的大少爷,在过去比叶秋还要瞩目的存在。



后来,叶先生知道了我做的一切。



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站在一边,给我讲了很多他们的故事。



那是一个好哥哥,从只言片语中就可以听出那个哥哥对弟弟全心全意的爱护。



这样的话,叶先生的爱,真的很好理解。



因为真的,找不到这么温柔的人了。



我开始和叶先生一起关注叶修。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



十年的坚持,我陪着叶先生看了六年。



后来的故事,无数人都清楚了。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最后叶修拉着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的手,请求了得叶老爷的同意。



我站在一旁,亲眼看着叶先生发了疯一般将精心准备的礼堂毁得凌乱不堪。



我张了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该说什么?



没什么,是我能说的出来的。



最后的最后,我只能告诉叶先生一个,所有人都知道,却单单把叶先生瞒得死死的一个事实。



——叶修的离开,是因为叶老爷知道了小小的叶秋对哥哥的心思。当时的叶老爷打算的是,将叶秋送走,培养叶修。



叶修知道后,选择了离开。



只要他离开了,叶家就只有那一个继承人了。



叶老爷就绝对不会放弃叶秋。



叶先生跪在一片废墟中,哭得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他这辈子,都只能是他的哥哥。



他能得到的,也只有属于哥哥的温暖。



楼层顶端,叶先生将自己紧紧裹住,连我都不能再进入。



听说,叶修在那个屋子里面的休息室,曾经睡过一天。



雨林里有一种虫子,紧紧地护住自己最爱,哪怕挚爱的身体化为泥土,那片泥土就成为了它的全部。



可能我该庆幸,那个挚爱……在叶先生的意识里已经消失了吧。

—end—


【大概以后的我只有在周六日出来蹦哒蹦哒了】

【各位节日快乐~~朕终于将寒假作业这个小妖精打入了冷宫,可是迎接朕的是名为家庭作业的贵妃】

评论(7)
热度(77)
【天宫珞景沧音城,生魂轮转九婴梦】

放假就开始浪
尽情浪
© 天珞景城 | Powered by LOFTER